中大德美学校

国家双减政策之探究

大山里的美食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双减政策之下,一些家长乱了方寸、所有学生乐翻了天。乱象中,我不由得回忆起自己的童年,那时的孩子什么特长也不学、什么压力也没有,天天以猪羊为伍、以大山为伴,倒也自在快活。对比今天的孩子,倒觉得现在的孩子真是太可怜了,每天生活在学校里、坐在课桌上,对自然的认识除了通过电视和书本、几乎为零。今天闲来无事,把存在脑子里的儿时影像再捣腾出来,让现在的孩子看看,五十年前的小孩,每天都在吃什么、干什么。

    饥饿是那个年代普遍的现象,山里的孩子从没见过现代孩子吃的形形色色的东西,但是为了填饱肚子,大山里奇奇怪怪的各种可食之物,成了我们儿时主要的副食,以今天的眼光,足以称得上山珍海味,让现代城市孩子、甚至成人垂涎三尺。

    生吃蜂蛹,是最具代表的。大山里山高树多,野蜂巢也多,小时候上山拾草打柴,一不小心就会触碰隐藏在草间树杈上的野蜜蜂,被蜇几个红包是太平常的事。作为报复,我们便常常用树枝将蜂子驱散,用木棍将蜂巢敲下,披着外衣遮着头脸端着蜂巢快速跑到十几米之外躲起来。蜂子恋旧窝,还会围在原处飞来飞去,断不会寻踪找我们复仇。剩下的事情就是开心地享用美食了:撕开蜂巢的每个六边形蜂窝,揪出里边白白胖胖嫩嫩的幼蜂或蜂蛹,直接放嘴里吃,香香甜甜的口感至今难忘。

    另一种现代孩子、甚至大人都闻所未闻的山里美食是自制大米。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胶东山区,大米绝对是金贵食物。胶东的风俗是大年三十的早餐一定要吃圣饭(剩饭?),也就是先用一碗浸过水的生大米摆上碟碗筷供应祖先牌位,然后全家老少吃一次蒸白米干饭,所以只有过年才能吃上一次大米。有时年景不好,连过年都吃不上大米,只好用玉米碴子代替。所以大米干饭对孩子来说极具诱惑。但是,一种利用山里嫩软枣的种子磨出来的大米,却弥补了对真正大米的向往。

    在深山谷底,生长着很多高大的野生软枣树。每到初夏,树上的小黄花卸掉后,便结出一嘟噜一嘟噜的绿色软枣,这种软枣只有深秋,经过几次霜打之后,才会变成金黄小枣,折下几枝挂在屋檐下困上十天半月,软枣便香甜糯软,是我们冬季的常备小吃。

    这里提的美食不是成熟的软枣,而是利用青涩的软枣里边不成熟的种子制成的大米。初夏雨季来临,山涧里的石床上每天淌着淙淙溪流,为制作大米提供了必需的条件。我们便踩着肩膀爬上高大的软枣树,折下很多结满青枣的树枝,然后将青枣全部摘下堆放在水边石板上,一只手握着一块扁平小石板搓着青枣,另一只手不断从溪水里撩着水花淘洗着搓下来的绿色的果肉。就这样一边轻搓、一边细淘,一会儿,果肉褪去了,只留下裹着一层外皮的种子,再扔掉小石板,用手就着大石床轻搓种子的外皮,一会儿白白嫩嫩的种子仁便淘洗出来了,形同蒸熟的大米粒。就这样,一边搓着一边攒着,攒多了,握一捧一起放到嘴里,一股野果子的清香加上脆生的口感,让你感到盛夏里最美的山味。

    除此之外,还有太多的可吃的美味,像春天谷雨季节的傍晚,在山坡的春地里用荆条扑打着钻出地表的黄色金龟子,捕多了回家油炸;夏季满山遍野寻找野生的树莓和红的发紫的野李子,到河沟里捕捉长着长须的泥鳅和带毛的河蟹;秋天的雨后,松树下的各种野生蘑菇又是一道绝美的佳肴,不光孩子,连大人也会歇了工捡拾蘑菇,捡多了晒干可到集市换取钱物;冬天,顺着雪上的足迹寻找野兔的行踪,最后在一些猎人放的钢丝套里捡获一个肥大的野兔、、、、、、,等等。

    在大山里,孩子们的寻吃和玩耍是最完美的结合,有些富有惊险刺激,有些寓含诗情画意,可写可炫的实在太多太多。在这寻吃的过程里,孩子的身体壮了、见识广了、生活的技能也渐渐多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作者:李正江(烟台中大德美学校校长办公室)

电话:0535-6802589     邮件:3137198313@qq.com 电话:156-1535-4552  地址: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港城西大街(西玉树庄)

鲁ICP备17046965号-1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 烟台

中大德美学校